本站搜索
                    百度 中國搜索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簡體/繁體
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 國內 博客
                    新聞 國際 社區
                    政務 承接 浮山
                    視頻 縣直 鄉鎮
                    美圖 紀檢 時評
                    效能 民生 科教
                    經濟 招商 胡琴書
                    圖秀 熱圖 惜陰亭
                    武術 詩詞 方以智
                    人文 社會 射蛟臺
                    娛樂 風光 洗墨池
                    文苑 健康 白云巖
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樅陽在線文苑
                    三位老師一世情
                    字體:   2021年09月06日11時23分 視力保護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小學和初中是在江濱學校讀的,校址在城郊結合部,緊鄰當時銅陵發電廠和銅港公社的新民大隊,校園最深的記憶就是操場四周幾棵高大的白楊樹。1973年春季我開始讀初中。當時教我們語文課的是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的浦引仲老師;教我們數學課的是上海下放“知青”王承鋒老師,她還是我們的班主任;教我們物理課的是山東大學物理系畢業的何寶志老師。初中三年我與這三位老師結下了一世情誼,這種情誼已經沉淀為我生命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老師真誠交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家離學校比較近,母親總是希望我放學之后或晚飯之后到老師家串門,母親認定那是“長知識”的好途徑。浦老師是一個標準的讀書人,他擅長散文和格律詩詞的寫作,他的散文文筆優美、感情流暢、一氣呵成。幾十年來,在工作之余我始終迷戀散文寫作,估計與讀初中時受浦老師影響有關。浦老師的格律詩詞做的很好,我至今還記得他下放在淮北農場插花村勞動時寫的一首《七律秋夜懷人》詩的后四句“……燕園浪跡應猶在,白塔黃花仍舊開。插花茅屋燈如豆,秋雨秋風夢君來。”詩歌透露出來的是對友人的思念和中國古典詩詞的音律美,膾炙人口,過目難忘。平時他跟我談的最多的、也令我特別向往的就是他在大學的讀書生活。我是1967年開始上小學的,那是知識貶值、讀書無用的年頭。在聊天時,浦老師總是感嘆:多讀點書總不是壞事!他希望我們將來爭取讀大學。那時候我除了在小說《青春之歌》中看到過余永澤、林道靜、江華的一些充滿小資情調和革命浪漫主義色彩大學生活片段之外,大學對我來說還是完全陌生的世界。浦老師的這些話,誘發了我從少年時代就開始了對大學生活的向往。這恐怕是我后來能努力考上大學最初動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承鋒老師是上海下放到安徽的知青,受訓于銅陵“五七”干校“師訓班”。王老師美麗端莊,特別富有教師的氣質:你想象中老師應該是個什么樣子,她,就是那個樣子!她舉手投足之間自然流露著大都市知識女性特有的干練和灑脫。她用夾雜著上海方言的普通話講課,吳儂細語、柔軟溫和,我們都喜歡聽。方言有時也有煩惱,例如“業”和“孽”的讀音,她總是分得不太清楚,我們的作業,常被她上海方言說成“作孽”。每遇到這種情況,我們笑,她也笑。這樣的師生情義就像釀制的酒,時間越長越香醇。也許她的父母都是教師的原因,她對“教材教法”把握得非常好,在課堂上循循善誘,教科書上枯燥的數字經過她的演繹,總是那么有滋有味、易懂易記。記得她當時還在班上成立了“數學興趣小組”,每個月布置一些“興趣數學”習題給我們做,壓力也不大,目的是培養我們對數學課的興趣。她是我們的班主任老師,平時經常找我們聊天,征求我們對她教學和工作的意見。有時候她還給我們講述大上海的都市風情和人文習俗,F在回想起來,王老師是我遇到的最懂得學生心理的老師,她對學生人格的尊重、學習的關心和缺點的寬容與矯正總是體現在日常教學之中。印象中,她從未罵過學生,她的謙和贏得了同學們的敬重。記得有一次我們徒步去距離學校五公里以外的烈士塔掃墓,在途中有一個愣頭青騎著自行車在我們同學隊伍中穿梭顯擺,看到這種情況,王老師不顧個人安危沖上去抓住自行車把手怒吼:你不可以這么橫沖直闖!傷了學生怎么辦?!看到老師與愣頭青發生爭執,怕老師被欺負,我們所有的同學都圍上去保衛老師。我們心想,只要他敢動手,我們就不放過他。愣頭青看到我們幾十名同學毫不畏怯的眼神,只好作罷。在掃墓回來的路上,我們問王老師:您怕嗎?王老師說,我才不怕他呢。他那么魯莽,我就擔心他撞傷了你們。王老師做任何事情都堅持有始有終,講究一絲不茍。她對工作有一種一旦接手就負責到底的韌勁。老師的這些品質對我們這些生活在城郊結合部的“野孩子”來說,宛如盛夏田野里吹過來的一陣陣清風,溫馨而體貼,使我們幼小的心靈得到了許多慰藉和滋潤。我和王老師的師生情誼保持了幾十年,直到她退休多年后,我們還有交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寶志老師是個時間觀念極強的人,他有每天堅持閱讀的習慣。他經常提醒我:“你堅持每天讀三個小時的課外書籍,肯定有好處”。每次到他的宿舍,他總是問我“功課有什么問題嗎?”接下來他還會說,咱們先解決問題后聊天。課余時間,他常帶著我們對照中學課本,做一些簡單的物理實驗。那時候,我們遇到的難題或無法理解的現象,何老師都能從科學的角度解釋。例如物理課講水是不良導體,它是不導電的。那為什么不能用水來撲滅電路引起的火災?他說“那是因為水中含有導電的物質,必須先切斷電源,才能用水去滅火。”何老師對我們提出問題的解釋都能做到簡單、準確,有意識的培養我們學科學、用科學的方法解釋問題的習慣。何老師特別看重有創造性思維的學生,他講的最多的是科學史上的逸聞趣事。后來在知識分子“專業對口”的大潮中,他去了大型國有企業工作,他是銅陵1978年第一批到北歐考察學習的工程技術人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十年后的感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我們初中畢業40周年,三位老師應邀參加了我們的聚會活動。在活動現場,同學們撫今追昔,感恩三位老師。有同學感慨道:當年在那所偏遠的學校,是你們用“北京的風”、“上海的雨”和“膠東半島的浪漫”,鑄就了我們的信念、夢想和情懷,規范了我們的品德和行為。幾十年來社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我們這一代人的人生際遇也千差萬別。但是無論是上山下鄉,無論是在職下崗,也無論是創業還是再就業,我們始終為社會的進步奉獻著勞動、創造著價值;為社會的變革分擔著責任、調整著自我;不管生活中遇到多少困難、面對多大壓力,我們就像當年校園里的白楊樹那樣頑強生長,積極向上。社會對我們這一代人褒獎多于責難,網絡上稱贊我們是“正在老去、面臨退休、還在奮斗”的一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稿件來源:
                    編輯: 徐連祥
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              劉濤健身前吃自...
                    熱點新聞
                    ·省實施五大發展行動計劃督查組來樅督查
                    ·羅云峰來樅調研扶貧工作
                    ·提升承載能力 建設“活力樅陽”
                    ·尚允利榮獲6月份“銅陵好人”稱號
                    ·李紅兵主持召開縣城創建工作會議
                    ·縣安監局開展防暑降溫專項檢查
                    ·發揮生態優勢 建設“綠色樅陽”
                    ·大鼓書說唱民法 普法宣傳進萬家
                    ·樅陽在線網站全新改版上線試運行
                    ·雨壇鄉:加速推進民生工程落地生根
                    精彩圖片
                    荷花盛開迎客來
                    千人彩虹泡泡跑
                    纜車集體婚禮
                    夏日葵花引游人
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首頁 | 關于我們 | 律師聲明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|網站糾錯
                    主辦:中共樅陽縣委宣傳部
                   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、建立鏡像
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@ 2006-2016 樅陽在線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:中安在線
                     皖ICP備07502865號 皖網宣備090007號 公安機關備案號34082302000116
                    欧美日韩在线精品视频二区下载,欧美日韩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三区,欧美日韩中文人妻无,欧美日韩中文人妻在线,欧美日韩专区一二区
  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