樅陽在線

                    樅陽在線網站 | 樅陽融媒體中心 主辦

                    設為首頁

                    簡體 | 手機站

          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 樅陽在線人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許雄球生平

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 2021年11月24日10時14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雄球(1898——1933),一名純繆,今樅陽鎮人。雄球少孤貧,好讀書,從吳述伯學習法律,后浪跡于安慶和懷寧、望江、宿松、貴池、東流及江西彭澤等縣。每遇不平事,就挺身而出,據理力爭,喜為平民百姓排憂解難。雄球生活儉樸,作風正派,為群眾理訟,從不索取報酬,因此群眾稱之為義務律師,或呼之為“雄大叫花子”。但也遭到少數人的誹謗,說雄球不務正業,是個“好斗的公雞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民國16年(1927年),北伐軍攻克武漢,共產黨人方蘭軒等回桐城鬧革命,看中雄球,開導他從打官司的圈子里解放出來,投向大革命的洪流中去。從此,雄球的政治見解有所提高,反帝、反封建、反軍閥的斗爭熱情日益強烈。民國17年春,雄球在樅陽鎮與江英杰等青年,成立反日組織,借舒家祠堂作會址,掛起“樅陽反日會”的牌子,宣傳反日救國,號召廣大農民、商人-,提倡國貨,并通街檢查,發現日貨,給予沒收、銷毀。同年秋,在樅陽河檢查沒收一宗孔城商人過境的日貨,要按章銷毀,孔城0以重金賄賂,雄球不為之動?壮0則從孔城雇來一批打手,將雄球綁架,趁黑夜以轎抬往孔城處死。幸被轎夫識破,在七里頭附近密告行人,頓時鑼聲四起,將雄球救下。眾鄉親見雄球遍體鱗傷,都安慰留宿,雄球卻笑道:“許雄球是條鐵漢子,既要感謝眾鄉親的救命恩德,還要繼續-。”他仍回樅陽鎮堅持反日斗爭。當時群眾都稱贊他是個“打不倒的鐵羅漢”。民國19年秋,一伙英日買辦糧商,在樅陽大肆搶購糧食,使米價翻番,雄球參加“樅陽禁米外運委員會”,與姚飛、江英杰等親臨河下檢查,扣留外運糧船1000余只。糧商雖軟硬兼施,雄球等仍不準啟航;后糧商用巨款從安慶請來兩連部隊,以武力押運出境。這次禁運,雖告失敗,但雄球之名卻響徹大江南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邑人方履中、胡翊儒、江承業、錢季卿、許麗東等在宿松、望江、懷寧、東流、貴池和江西彭澤等縣,開墾蘆洲湖灘,從家鄉招去墾民近10萬,當地土豪惡霸紅眼,時有欺壓盤剝墾民之事發生。雄球寓居安慶大南門外黃花旅館,各地墾民來訴冤者絡繹不絕。從此,各墾區的地頭蛇視雄球為眼中釘;而廣大墾民則以雄球為恩人,是靠山。民國22年,東流縣八都湖大惡霸,強占墾民田地近萬畝,并勾結東流縣府加征保安特捐,養惡虐民,以鞏固其霸業。雄球調查具狀,率領墾民,向省府-,省府飭令東流廢捐停征,墾民勝訴大喜。不料省保安處長又以“廢捐停餉,恐生兵亂”為由,再報經省政府批準,暫緩一年執行。雄球不知上面內情,當保安隊仍來催捐時,雄球叫人鳴鑼聚眾,形成萬人抗捐之勢,將保安隊人員打傷,并繳其QIANG支。省政府以許雄球為禍首,當即予以逮捕,囚進東流監獄。在獄中,雄球又過問犯人的案情是非,教他們如何申訴和答辯。還為“桐城旅彭(澤)同鄉會”的墾民寫狀子,控告彭澤縣官苛征;并譴責獄吏克扣犯人伙食費,指使犯人上訴,以致忤惱獄官。獄官檢查雄球行李,得前次控訴彭澤縣官等狀帖文稿,向上作了匯報。安徽省主席劉鎮華悉其事,親臨東流提訊,呵責雄球“聚眾滋事”;雄球據理抗辯,劉不勝辯,便惱羞成怒,當場以“許雄球滋事亂世罪”判斬。臨刑的一天,東流、彭澤百姓在刑場焚香哭奠,以上等棺木盛殮遺骸,由親房弟兄運回家鄉安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稿件來源: 樅陽在線
                    編輯: 蔣驍飛
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新聞

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首頁 | 關于我們 | 律師聲明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|網站糾錯

                    主管:中共樅陽縣委宣傳部 主辦:樅陽縣融媒體中心

                   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、建立鏡像

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@ 2006-2019 樅陽在線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:中安在線

                    皖ICP備07502865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34120200050 皖網宣備090007號 公安機關備案號34082302000116

                    欧美日韩在线精品视频二区下载,欧美日韩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三区,欧美日韩中文人妻无,欧美日韩中文人妻在线,欧美日韩专区一二区
  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