樅陽在線

                    樅陽在線網站 | 樅陽融媒體中心 主辦

                    設為首頁

                    簡體 | 手機站

          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 樅陽在線人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樅陽鎮史略

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 2021年11月24日10時25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樅陽鎮始建于春秋,因水陸交通便利,逐漸形成街市。在舊石器時期,這里就有先民定居和生活。西周時為宗子國,西漢元封五年(公元前106年)置縣,屬廬江郡,名曰“樅陽”,縣治設在樅陽鎮,距今已有2100多年。歷史上是長江北岸重要的港口和商埠,漢為樅陽縣治,梁陳為樅陽郡治,南宋末一度為桐城縣治。南宋嘉定元年(1208年),桐城縣設東、南、西、北四鄉,樅陽鎮為南鄉首鎮。至明清位列桐城縣四大名鎮(樅陽、湯溝、孔城、練潭)之首。2020年3月,入選第七批安徽省千年古鎮。國家重大水利工程引江濟淮起始點即位于樅陽鎮南江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“樅陽”縣名由來,說法有三:(1)從古宗國,《左傳·文公十二年》中曰:“楚子孔執舒子及宗子,遂圍巢。”杜注:“宗國為群舒之屬,即樅陽,是古代偃姓方國,漢武帝在舊邑設縣,以古國為名。” (2)《爾雅·釋木》:“樅,松葉柏身。”《本草綱目》:“柏葉松身者檜也,松葉柏身者樅也。”《說文》中述,縣城后山多樅木,“縣城位山南,因名樅陽。”(3)古時樅陽多樅木,人們便將發源于大別山,流經城內,經菜子湖入長江的這段河流,命名為“樅川”。因縣城坐于樅川北岸,水北為陽,因而得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漢元封五年置樅陽縣;隋,陰安縣并入樅陽,屬熙州;開皇十八年,改樅陽縣為同安縣,屬揚州同安郡,縣治設在樅陽鎮。唐至德二年,改同安縣為桐城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947年12月,劃廬江、桐城大部分地區置桐廬縣,樅陽鎮屬桐廬縣。1949年2月18日,中共皖西二地委決定,將舊制桐城縣分別劃為桐城、桐廬兩縣。1949年3月31日,樅陽鎮解放,屬于桐廬縣。1951年2月24日后歸屬湖東縣,樅陽鎮屬湖東縣樅陽區。1952年2月,又從樅陽區劃出為縣直屬鎮。1955年7月,湖東縣更名為樅陽縣,縣治設在樅陽鎮,此后一直是縣委、縣政府所在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樅陽鎮古稱蒲城、呂蒙城,又稱舒口。因春秋時期樅陽屬舒地,其水系源于潛山、懷寧、桐城等舒境各縣,菜子湖之水流經城南經長河達江,故名。舒口和潛山皖河的通江口皖口,成為古皖大地上兩處重要的通江口岸。明萬歷年間,大理寺少卿方大鎮上疏朝廷,準此建成舒口關津,設置南倉署,修建漕糧倉和食鹽倉,舒口遂成舒、桐、廬、懷、潛等縣漕糧集散地和食鹽中轉地。清代,桐城縣內歲出漕米約3萬石。當時,樅陽長河帆檣林立,船只紛攘,商賈名士云集,古鎮繁華盛極一時。由于水陸交通便利、物產豐富,引來外地商人來樅陽鎮經商,設立會館。在本鎮的會館有:湖北會館(城關糧站西側)、徽州會館(縣木器社隔壁)和江西會館(城關糧站東側)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清道光《桐城續修志》載:“樅陽街上口,有碑題曰:古樅陽。”街市南北相向,北枕山,南臨河。鎮上街道有三,正街居中,河街在南,后街在北。河街(今銀洲街,古稱銀沙洲),在上街頭,沿長河旁,長約300米。后街,靠近后山,長約320米。正街約700米,是唯一的一條商業街。河街、后街與正街平行,成“川”字形。鎮中部僅有大街和后街,無河街。正街中段北面有兩條大巷,一曰城隍廟巷,一曰童家巷。另外還有幾條小巷如鳳凰巷、康衢巷、寺巷口、楊子巷等。街道都很狹窄,只有三四米寬,路面全部由石板、卵石鋪成,中間橫嵌條石,高低不平。據《五保二甲修街道碑記》,因街巷地下水道時常淤塞,清嘉慶五年秋,上街頭進行過一次修理,耗資五千文。民國時期,本鎮居民童先聲、吳文升等捐資整修正街。鎮上商會也曾召集商家攤派出資,對街道路面進行整修。街道名稱,在1949年前,只有正街、后街、河街之分。后又分段,曰一甲、二甲、三甲、四甲。新中國成立初期,以阿拉伯數字定街名,后又以選民區劃定街名,當時有建設街、新生街、十字街、前進街、勝利街、銀洲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樅陽古鎮,北枕山,南臨河,東從下街頭的東仁坊(糧食局門前),到西上街頭西義坊,方園約有一平方千米。西義坊石質門框,上有“古樅陽”三字。鎮上僅有一條商業街(正街)約700米長,街面南北相向,街上有錢莊、商店、糧行、作坊計200余家,祠堂、廟宇、書院、會館等20多處。富商豪紳的前廳后院,名人隱士的亭閣廂房,小商貧民的茅舍陋屋都坐落其間。清光緒年間,西方傳教士陸續在本鎮建有天主堂、圣公會、清真寺等建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樅陽鎮地扼長江要津、皖中咽喉的地理位置,史上歷來是軍事重地。東漢末年,曹操率領83萬人馬過樅陽,走馬嶺因此得名。呂蒙城遺址就位于下樅陽,城為三國時東吳大將呂蒙于東漢建安十九年所建。呂蒙城南臨大江,北倚幕旗山,地勢險要,易守難攻。元末,鎮守安慶的淮西宣慰副使余闕在《自集賢嶺入龍山》一詩中寫道:“皖公入楚甸,茲嶺孕奇形。翠積樅江滸,崇冠呂蒙城。”詩中,余闕將“樅江”與“呂蒙城”相提并論。南宋時,大將李全率兵于幕旗山抗擊金兵。清咸豐年間,太平軍為占領樅陽軍事重鎮,與清軍曾展開多次激戰,集鎮屢遭戰火洗劫,并在望龍庵先后兩次召開樅陽會議。民國期間,軍閥割據,戰禍連年,經濟拮據,市容破舊;日寇入侵后,民房古建筑破壞慘重,白鶴峰書院、城隍廟、洋油棧、鹽倉、礱坊均毀?箲鸷,有些民房雖漸修復,但經戰火洗劫,均破爛不堪。商業街只有十幾家商店和幾家手工作坊,市面蕭條,冷冷清清。河街(銀洲街)已成為蘆席編織聚集處,人稱“蘆席一條街”。后街小巷為鎮民住宅區,房屋低矮破舊,皆為平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民國年間,這里還曾發生過兩次禁運斗爭。民國四年,馬蘭山、段文俊領導民眾抗擊軍閥偷運大米,舉行了轟轟烈烈的禁運斗爭。民國十八年,中共桐城縣委軍事部長陳雪吾派許雄球來樅陽鎮組織禁米委員會,于樅陽河設卡禁運,開展反帝、反買辦商人的經濟掠奪斗爭,共扣糧船1000余艘、大米50萬公斤,聲勢之大,震撼皖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樅陽鎮山水資源豐富,主要有大青山、幕旗山、鳳凰山、白鶴峰和羹膾賽湖、蓮花湖、月兒湖、汪溝湖等。樅陽鎮襟江帶湖,水道四通八達,通江達海;縣城山環水繞,宜居宜游,有“四面荷花三面柳,一城山色半城湖”之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樅陽鎮地處吳頭楚尾,吳越文化和荊楚文化在這里交匯,從而這一方土地形成了深厚的歷史人文底蘊。樅陽鎮得大江之便利,融南北文化之精髓,領風氣之先,是明清時期的文化活動中心,對桐城派的孕育和產生發揮了重要作用。樅陽的歷史文化名人,大都是從這里出發,走向外面的世界。明初,樅陽縣境內第一批通過科舉入仕的官員如錢如京、齊之鸞、盛汝謙、阮鶚、吳一介等,他們從樅陽鎮江口出發,奔赴各地為官。繼之,桐城派蔚然而起,錢澄之、方以智、方文、方苞、劉大櫆、姚鼐、姚瑩、吳汝綸等大批文人從這里出發,或為官,或游幕,或交友,走向外面的世界。清代樅陽鎮人王灼編選了一部皇皇之著《樅陽詩選》,原書共20卷,收錄明末至清嘉慶年間詩人153人,詩作2100余首。樅陽可以說是人才薈萃。1963年10月出生的朱樅鵬,是樅陽鎮人,“天宮二號”總設計師,從事載人航天事業23年,見證并參與了中國載人航天事業跨越發展的歷程,為中國人進入太空、探索宇宙做出了積極貢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鎮境文物古跡有漢武帝射蛟臺、落箭墩;晉樅陽令陶侃的洗墨池、惜陰亭;宋黃山谷讀書處的達觀亭,錢澄之的北山樓,劉大櫆讀書處四望亭,何如寵讀書處相國書廬,柏文蔚故居松柏山房。還有三國呂蒙扎寨的幕旗山、元末陳友諒的“樅陽水寨”(即今蓮花湖)等遺址。今列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有何氏家廟、太平軍樅陽會議舊址望龍庵,中國人民解放軍中線渡江指揮部舊址陳氏宗祠。列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的有射蛟臺、惜陰亭、洗墨池、方學漸墓等。舊時“桐城八景”之一的“樅川夜雨”位于上碼頭樅陽長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稿件來源: 樅陽在線
                    編輯: 蔣驍飛
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新聞

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首頁 | 關于我們 | 律師聲明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|網站糾錯

                    主管:中共樅陽縣委宣傳部 主辦:樅陽縣融媒體中心

                   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、建立鏡像

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@ 2006-2019 樅陽在線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:中安在線

                    皖ICP備07502865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34120200050 皖網宣備090007號 公安機關備案號34082302000116

                    欧美日韩在线精品视频二区下载,欧美日韩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三区,欧美日韩中文人妻无,欧美日韩中文人妻在线,欧美日韩专区一二区
  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